fbpx

Tag: 尉遲一

【編輯Blog】尉遲一:屋村仔買書事二三

【編輯Blog】尉遲一:屋村仔買書事二三

最愛周四,因為周四有最多新鮮出爐的公仔書,最討厭周日與周二,如果無記錯的話,沒有一本平裝公仔書是周日和周二推出的。如抽煙喝咖啡,買公仔書是一樣會上癮的,上班一程車若沒有公仔書在手,回到公司一定呵欠連連,反之,有陳浩南、葉知秋、王小虎、洪非凡、東方真龍與我說聲早晨,血管裡就有正能量,人就能抖擻精神。之所以去到書報攤才發現公仔書脫期,我會難掩失望之情,也會發自內心地爆粗:「仆你個街!」

Read more ›

【編輯Blog】尉遲一:馬榮成,真有你的!

【編輯Blog】尉遲一:馬榮成,真有你的!

對馬榮成,很多讀者是又愛又恨的,我則無愛無憎。 看連環圖罷了,覺得好看就買,不好看就罷買,若介乎兩者之間,可以的話就戒買不戒看,一味菠蘿雞靠黐,跳看漏看一期半期沒所謂,而事實上《風雲》我看到絕無神一段也沒有追看了,初頭還會刻意黐看朋友同事的,去到後來連黐看的動力也沒有了,因為故事實在太爛,此之謂無愛無憎。那何謂又愛又恨呢?身邊這類朋友不少,就是邊怨邊買,邊看邊詈罵,每次見書報攤有新一期《風雲》即買,邊揭書邊呻悶,呻完,又會悻悻然將之好好收藏;更有甚者,買書已儼如呼吸般自然,不買會窒息,他們自嘲買的是《風雲》精美封面,買來儲,買來止止心癮,內文根本不看。

Read more ›
【編輯Blog】尉遲一:既不連環,還何謂連環圖?

【編輯Blog】尉遲一:既不連環,還何謂連環圖?

很有趣,也很弔詭;很目標一致,但又很各走極端。 這邊廂的新帝國,邱瑞新決定步牛佬與邱福龍後塵,把旗下《火武耀揚》與《火紅年代黑骨棠》調整售價至十七元,寧冒加價會流失讀者之險,也堅持出版紙媒實體書;那邊廂的大渡,大渡舵手認為反正敵不過非法下載,倒不如推出「大渡漫畫 x ALLMAG」app,免費提供線上漫畫。一個加價兩元,一個不收分文,兩者同為延續港漫生命而努力,但所倚方法卻竟相距十萬九千幾里遠。

Read more ›
【編輯Blog】尉遲一:霸氣縱橫的阿姐

【編輯Blog】尉遲一:霸氣縱橫的阿姐

港鐵鬧劇,因兒子在車廂進食兼兩個人霸三個座位,惹來聲討,強國三八不滿被其他乘客搶白,道理拗不過人家就情緒失控,左一句:「屌你老母!」右一句:「你好多事!」重複不下二十次,口沫橫飛越罵越大聲,企圖惡人先告狀。有網民揶揄她「極具霸氣」、「霸氣蝗蟲」。對不起,這可太抬舉了她,這不叫霸氣,只是歇斯底里,潑婦罵街死不要臉大聲不代表有霸氣,真正有霸氣的阿姐,漫不經意挖苦你一句,甚或瞟你一眼,就足以叫你夾著尾巴走,上周,我就遇到三個霸氣縱橫的阿姐,其散發出來的迫人氣燄,有形有質,令人退避三舍。

Read more ›
【編輯Blog】尉遲一:笑你on9又驚你嬲!

【編輯Blog】尉遲一:笑你on9又驚你嬲!

讀過聖賢書,我知道用粗言穢語罵人是不對的,但世界就是太多不幸事,而我尤其不幸,竟不幸地在Youtube聽到這首由甚麼新晉年輕組合Faith主唱的《Stop Peeping》,那刻我呆了,咬著香煙的兩片嘴唇就如陽具般化作不隨意肌,望到女人搔首弄姿露乳溝,陽具會不由自主地勃起;望到這三個皮黃骨瘦營養不良的少年在鏡頭前裝酷耍帥,嘴唇會不由自主地環起成一個圈圈,香煙還未落地,發自內心的粗話已第一時間爆出:「笑你on9又驚你嬲!」

Read more ›
【編輯Blog】尉遲一:又戒不到煙了

【編輯Blog】尉遲一:又戒不到煙了

財爺財政預算案未頒布之前,煙民提心吊膽了多日,不知那裡傳來的風,有說煙稅將加一倍,以前五十元一包萬寶路,加價後賣一百元。赫!一百元,我家樓下茶餐廳吃個晚飯小炒套餐,任點兩個小菜送白飯例湯各兩碗,凍飲加兩元,白飯不夠還可添飯,埋單結帳才不過一百零二元,你說買包煙要一百元?不是買不起,而是感覺異常折墮,一張紅衫魚呀,可以兩個大人吃個肚子撐撐的,有飯不吃吃煙,不是折墮是甚麼?

Read more ›

【編輯Blog】尉遲一:色海浮沉彈指間

【編輯Blog】尉遲一:色海浮沉彈指間

久吃鮑魚而不知其味,這句話是對的;經濟學上的Principal of diminishing marginal utility,即邊際效用遞減理論,同樣是對到不能再對的。嘴巴吃的珍饈百味如是,眼睛吃的冰淇淋也如是,天天吃鮑魚,悶到反胃,晚晚看裸女,悶到反眼;任何享受,如果享受得太多太久,那就不成一種享受,只是一種癮。

Read more ›
【編輯Blog】尉遲一:好歹一條人命

【編輯Blog】尉遲一:好歹一條人命

一大陸人駕駛的士在大埔吐露港公路飛馳,釀成奪命車禍。初部調查,死者持中國護照入境,未過合法逗留期,肇事的士是在美國駐港總領事館門口搶截回來的,途中死者襲擊司機,司機棄車自保並報警,而該大陸人最終卻車毀人亡。他沒醉駕,也沒濫藥,也不似為錢,事件撲朔迷離。

Read more ›
【編輯Blog】尉遲一:不爭氣的路姆西

【編輯Blog】尉遲一:不爭氣的路姆西

廣東話就有這有趣地方,玩玩諧音就可以變成粗言穢語,譬如「Holland Bank Cheque」,直譯是「荷蘭銀行支票」,廣東人卻有本事將它說成「好撚笨柒」;又如張家輝在《賭俠1999》裡的經典對白:「我都讀大學呀,福建大學,Fucking U呀。」把「福建大學」英譯成「Fucking U」,這粗口諧音是很老土、很市井,但不能否認的是,每次聽到,你都會想笑。

Read more ›
【編輯Blog】尉遲一:筷子‧偏激

【編輯Blog】尉遲一:筷子‧偏激

昨天下午,往茶餐廳祭五臟廟,點了個沙嗲牛肉出前一丁配火腿奄列,跟凍檸茶。平平無奇不知特別在那裡的一個特餐,未吃,先惹來一肚子氣。「有無人叫凍檸茶?」染了一頭金髮的侍應問,我指指檯面,表示這杯凍檸茶是我點叫的,隔三秒,侍應再問:「有定無呀?有無都出句聲吖。」我抬頭瞄一瞄他:「我咪指咗張檯囉,你掛住睇馬,望唔到之嘛。」聽我這樣說,他收起原本鎖定電視機裡的電算機的急切目光,然後倖倖然大力地放下凍檸茶。

Read more ›
【編輯Blog】尉遲一:九把刀是我的奮鬥目標

【編輯Blog】尉遲一:九把刀是我的奮鬥目標

這世界有很多無聊調查,例子一,娘親與老婆遇溺,先救誰?例子二,幾多男人每日花幾多時間瀏覽色情網頁;例子三,幾多女人買了幾多永不穿著的衫褲鞋襪;例子四,幾多人家中囤積了幾多個硬幣;例子五,是暫時我聽過最無聊透頂的──原來兒童在暑假期間平均會抱怨「無聊」106次,無聊到要調查抱怨無聊的次數,既浪費時間又無裨益於後世,笑大人的嘴巴。

Read more ›

【編輯Blog】尉遲一:既生瑜,何生亮?

【編輯Blog】尉遲一:既生瑜,何生亮?

怒罵天地不仁,天不回話。 既生瑜,何生亮;既生伊巴謙莫域,何生基斯坦奴朗拿度? 看畢葡萄牙與瑞典世界盃外圍賽附加賽一役,我想個十個足球迷,九個都會與我一樣,想問國際足協同一個問題:「究竟現下的世界盃分組賽編制是如何制定的?世界盃,不是應該由最優秀的三十二個國家來角逐嗎?」

Read more ›
【編輯Blog】尉遲一:愛不釋手《洪興仔》

【編輯Blog】尉遲一:愛不釋手《洪興仔》

昨日起床已日上三竿,往茶餐廳吃個無論外表內涵也與早餐A午餐B特餐C晚餐D一模一樣的下午餐E,右手用筷子把麵條往嘴裡送,左手拿著《洪興仔》經典珍藏本看個目不轉睛,一看,就看了接近四十五分鐘。

Read more ›
【編輯Blog】尉遲一:摑走尊嚴

【編輯Blog】尉遲一:摑走尊嚴

好一齣鬧劇,女的當眾叉腰狠狠摑,男的當眾跪地捱摑,不知情者還以為是在拍戲。無疑戲如人生,但這次絕不是戲,是切切實實的十四個耳刮子,那女的一巴一巴的摑,手影翻飛,清脆玲瓏絕不拖泥帶水,破空響起的連串清脆拍拍聲,讓我聯想到《街頭霸王》的畫面──E Honda坐馬沉腰出百裂掌,把春麗摑過焦頭爛額,霹靂拍勒的硬生生把對方徹底KO。

Read more ›
【編輯Blog】尉遲一:莫耶斯,你怎麼搞的?

【編輯Blog】尉遲一:莫耶斯,你怎麼搞的?

英超開季六場,成績暫為二勝一和三負──作客勝史雲斯四比一、主場和車路士零比零、作客負利物浦一比零、主場勝水晶宮二比零、作客負曼城一比四、主場負西布朗一比二,聯賽榜總積分為七分,排第十二。如果這排名屬於阿士東維拉、紐卡素等中型班之流,那絕對可以收貨,可這是紅魔鬼曼聯的成績,對傳統強隊利物浦和曼城負、對車路士不勝,主場還要剛負給一個球員名字也說不出的弱旅西布朗,我這個曼聯躉呆了。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