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主頁, 人物專訪, 專題熱話 — 31/05/2012 at 1:00 pm

熱血馮志明:十七歲不成霸刀,終生無望!

by

人在砵蘭街「108 Pub」,馮志明以一個江湖味極濃的手勢夾著香煙,吞雲吐霧間,冰涼啤酒一口一口的呷。明明開著大冷氣,他額頭總是汗涔涔的,斗大汗珠抹完又滲,滲完再抹,受著吧頭的微弱黃光在閃閃發亮,熱血到出面。

 

馮志明拿煙手勢,是否很有江湖味?

 

十七歲的你正在做甚麼?上學等下課混混噩噩?上網打機儲買不到半個麵包的金幣做虛擬網絡富翁?還是無時無刻Gel頭襯衫以騙女孩上床為樂?當你過了無所事事無人生目標甚麼都無所謂的十七年時,十七歲的馮志明已經立志要成為港漫主筆。人能明志向,自無懼上征途,「《霸刀》裡的飛驚有句口頭禪:『十七歲不成霸刀,終生無望。』」他說:「十七歲還做不成的事,別旨意以後有機會成功,所以我不理家人反對也堅持入行,為逃避爹娘責難,我寧願與祖母同住。」 第一次往上官小威處見工,失敗收場,因公司內部有人事調動,他成為人事鬥爭的犧牲品,不過他沒放棄,三個月後再見工,「對方見我有誠意,即刻聘請我,記得第一次見工時,羅君左都在,公司先聘請他,所以他是師兄。」入行月薪二百五十大元,不夠吃兩餐飽飯,「中午一餐只可吃麵包,夜晚才能吃飯,那時我做開電子廠都有差不多一千元收入,是降價入行。」入行後,畫筆畫紙比爹娘還親,每周有六日獃在公司,畫到疲倦就睡書堆,睡醒又畫畫畫,「做助理,由撇線開始學,跟人學、自己看書慢慢學。雖然薪金少,但與一群師兄弟齊齊工作齊齊吃車仔麵,真的很開心。」

馮志明與黃興豬份屬好友,同撈同煲。

馮志明寫畫天份高,一年後已經做到主筆,薪金跳升至五百大元,等於每月出雙糧,「算不錯了,至少每日能吃到兩餐飽飯。」那年頭還未有所謂的公仔書,他的畫作先在報紙連載,「替小寶與小威做事有好處,發揮空間大,他們見我畫得好,又見我做好手頭上的助理工夫,就給我機會寫稿。」又一年後,掛自己名字的獨立單行本《小偷》終於面世,內容輯錄在報紙連載過的稿件,一期完。 升主筆是一種肯定,不過馮志明沒有趾高氣揚,助理工作一樣做到足,「那時與師兄兩人包辦上官小寶名作《李小龍》所有助理工作,包括頭髮、衫花、肌肉紋理、風位、氣氛等等等等。」小寶是大師,不會只畫完火柴人公仔就交給助理了事,他的原稿是一眾助理的精神食糧,「小寶是馬榮成偶像,馬榮成會走過來看小寶原稿,見到原稿身形畫得靚,會說『讓我來!』搶住執手尾做後期助理工作,那些年,無人會計較收幾多錢,百分百全情投入。」可惜這股熱情卻幾乎被澆熄,話說黃玉郎統一畫壇後,馮志明跟隨他卻懷才不遇,他吸一口深喉煙說:「哼,大Project沒我份兒,呼──」焦油在肺腑轉一圈,再次變成大蓬悻悻然的煙霧呼出,「──呼,我竟變得可有可無!」多麼令人沮喪的四個大字「可有可無」,一如車路士前鋒費蘭度托里斯,歐聯決賽請纓射十二碼竟被領隊迪馬堤奧拒絕,那種有冤無路訴的鬱鬱、由主角貶做大配角的忿忿,令自問藝術家脾氣的他滿不是味兒,「直至有一年,公司賺錢派花紅,但我無份,我怒得繞過甚麼行政部人事部,直接拍黃生房門問個究竟,好了,原來黃生也認同我不應該有花紅。」所以他選擇出走,放棄大樹好遮陰。

httpvh://youtu.be/z_TtDybZzzk

 

我走偏鋒,刀劍笑不是最愛,最喜歡這幅低首梟雄,好有霸氣。

 

人有一身好武功,自能開山立派,也因為出走,名作《刀劍笑》才有機會出鞘。很多人與我一樣,以為馮志明是漫畫公司「自由人」的老闆,原來不是,「黃興豬、迪克與劉定堅才是老闆,我與他們是合作形式,我自知不是做老闆人才,我這身臭脾氣是不成的,還是專注製作方面比較好。」《刀劍笑》創刊號二萬多一點,現在來說是喜出望外的高銷量,但在那年頭卻不值一哂,馮志明可愛之處是坦白:「這絕非理想成績,換著其他人會嚷著說別再做下去了,那年頭《龍虎門》賣過十萬書,《中華英雄》最高峰有二十萬銷量。」肯守,肯發憤,引證一分耕耘一分收穫的硬道理,出版到第二三十期,《刀劍笑》銷量升到六萬幾書,「在大公司來說,這成績還不算很理想,但自由人是小公司,已經有利潤了。」 出糧制度好令工作團隊有原動力,先計劉定堅的編劇費,製作部再支一個大數目的薪金,之後《刀劍笑》賺幾多錢,馮志明就賺幾多,他會再公平分給手下,所以人人拼命,因為書好賣,意味可以分更多錢。緣來有聚,緣滅分手,後來劉定堅犯眾憎,推出色情漫畫,道不同不相為謀,直接導致「自由人」解體,「我和迪克向他說過,賺錢可以,但別影響我們,別用『自由人』這牌頭出色情漫畫就可以了,但他還是一意孤行。」說到這裡,他神情有點落寞,眉梢眼角漾出一抹淡淡不忿,嘆氣:「這是天意!記得那年議員還直接上來公司燒書,唉,這是天意!」

合作不成,靠自己一股蠻勁創業又如何?答案是成功過,但最終失敗。 「現在我沒這麼銳了,因為做過老闆,了解到做老闆的難度,我現在成熟了點。」他自組漫畫公司「JA」,用回《刀劍笑》班底,創業作《天敵》走偏鋒,行科幻題材蝕錢收場,之後寫《霸刀》,有起色,再之後到兵器潮,更是大賺特賺,「我是這行一份子,信我,全行在兵器熱潮裡,應該撈到過億油水。」過億!過億!食髓知味,連環圖商品化之路正式展開。打後的《X暴族》、《劍魂》等等,有叫好不叫座者,也有力挽狂瀾未竟全功者,不過數到結業的真正原因,卻是因為過份擴張,「我不適合做生意,讓前妻管數,她心頭太高太急進,想搞上市,擴張得太快,弄得入不敷支,變成了爛攤子。」幸好,比起那個寡廉鮮恥有七億身家還呻窮的陳姓神棍,馮志明有的是無窮拼勁,心中一團火雖時強時弱,但就從未熄過,「我不覺得慘呀,自己也是一步步爬上來的,捱過窮就不覺得慘,我最風光時,在南灣有層樓,可以望到淺水灣,值二千幾萬,都幾好景的。」九七後整體市道差,樓市跌又歷逢沙士浩劫,公司養不起人,「JA」2003年正式結業,是他人生最低谷,「幸好做老闆時,我沒有停手畫畫,到現在我還可以靠畫筆討兩餐。」

人人皆說港漫已經走到死胡同,沒彎轉,老一輩漫畫迷死的死放棄的放棄,卻沒有新讀者加入,馮志明卻唱反調,或者說,體內熱血驅使他永遠正面地向前看, 「夕陽工業?多餘!大海永遠起浪,浪起浪滅,有高潮也有平靜時,如果無現在這段低潮,又那會出現一個有誠意有魄力的人重新谷起另一個高潮?遇低潮別怕,只要你有濃厚興趣,就不怕低潮。我說的高潮,未必在我這一代出現,或者在下一代吧。雖然我和馬榮成說過:『驚到死的一天,香港再沒有港漫。』但我相信只要竭力而為,死命盡做,港漫是永遠不死的。我不擔心自己,我只擔心下一代,只要下一代有人承接到,港漫一定會出現另一個高潮。」

談到香港漫畫星光大道選舉結果,老馮沒動氣也沒欣喜,「你給我看的入選名單,我很多都不曉得,但我相信他們總有努力過,替畫壇作出過貢獻才入選。這選舉於我其實沒甚麼上心不上心,我沒甚麼私心,我不懂他們,不代表他們沒貢獻。如果要我選,我會選何志文,他捱得很辛苦,人人以為他賺很多錢,其實看醫生的錢更多。沒辦法啦,入選人數有限,不可能人人有份的,這又不是《勁歌金曲》。」至於欣賞的主筆,他首推邱福龍和李健和,「福龍是全能的,由黑稿到彩稿都駕馭到;和仔由圈稿,即故事編排到畫公仔都很捧。」

你道悲不悲哀,連馮志明這資深港漫從業員也沒看足所有港漫,「連七成都無,我看港漫不是這麼濫的。」不看的,包括《龍虎門》,好早已經放棄,原因他沒說,但我與你與他應該不難估到;至於《天下》,他過年前放棄,「我看書有要求,以馬榮成財力物力,應該可以找個好一點的編劇,他自己也應該參與多一點。」牛佬的《古惑仔》,他從來不看,不是不看好,而是不好,「江湖書這書種不對我胃口,三日刊是市場策略,牛佬的文字很好,在小寶處我與他共事過,他做《愛情故事》,我有留心他的文字,以這行來說最有味道,或者很多人識字多過他,但論用字的味道,他第一。」溫日良呢,他喜歡過,但已經是過去式,「《絕地天行》做得很好,講故事一流。《海虎》只看到第一輯,《武神》看了一會就放棄,因為千篇一律,無變化。」

未來動向,馮志明將在九月推出《刀劍群俠傳》,我看過還未曝光的序章黑白稿,長長的一幅畫非常大陣仗,把《刀劍笑》與《霸刀》的主要角色兼收並蓄,皆列陣在前,說我賣廣告也是這麼說,端的是「霸氣縱橫」!還有,還有他那幅笑三少躺臥竹林間的畫作,人畫得意態悠閒,揉合國畫技藝又不失港漫特色,黑白與彩色的強烈對比,也不失國畫虛空留白的神髓,「這種畫法,我自稱『沙畫』。」好一個沙畫,熱切期待《刀劍群俠傳》出多幾張沙畫稿。

馮志明精品,「漫人協會」及「一二三漫畫精品專門店」有售──

《縱橫三十‧十年兵》馮志明沙筆畫集

 

笑三少彩色板畫

 

橫刀彩色板畫

名劍彩色板畫

 

沙筆板畫系列

漫人協會:http://www.facebook.com/comicartistassn

一二三漫畫精品專門店(3487 5611)

地址:北角英皇道278-288號英皇柏麗大道購物中心35號舖

網址:http://hk.geocities.com/comicshop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