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主頁, 編輯Blog — 29/07/2013 at 3:30 am

【編輯Blog】尉遲一:動漫節的專業睇肉家

by
專業體肉家,個個武功高強。

專業體肉家,個個武功高強。

我終於輸了,輸給一個自詡「龍友」實為「專業睇肉家」的群體,這群體由宅男、中坑和麻甩佬組成,勢力龐大,我輸得一敗塗地,輸得無話可說。

周六,隻身赴灣仔會議展覽中心動漫節,捧場人數比預期多。我傳媒身份,也得在由灣仔地鐵站通往展場的行人天橋上排了二十分鐘隊,熱得靈魂升溫始見得所謂的「傳媒接待區」,始能遞上記者證,始能走捷徑直奔會場。本網站編輯之一的苦茶,在我經幾辛苦進入會場後WhatsApp我,說應該走地面直接行大門,保安人員會即時放我入場,連那二十分鐘排隊時間也可省回云云。那刻,我有衝動把他撕開九千九百九十九塊──你不早說?

氣氛比預期好,會場人聲鼎沸,歡呼聲此起彼落,霎霎霎霎霎,閃光燈發出的機械運作聲也此起彼落,走到哪裡,都幾乎見到Cosplayer蹤影,而每有Cosplayer出現,也自自然會見到專業睇肉家這群體,大大話話半百人,小至拿著一部卡片機左按右按,大至托起長砲鏡頭左揈右揈,完全是米埔拍攝季候鳥的陣容。他們步法純熟,懂瑛姑的泥鰍功,明明人站在後排,但總有辦法滑向前排;他們武功高超,見前面有半個身位,可以即刻葉問上身,使出詠春的二字拑羊馬逼開身邊人;他們招數層出不窮,見有人比自己搶在前排麼,就使出王小虎的降龍十八腿,還要Combo兩招同出,縮龍成寸接滾地龍,沒誇張,真的屁股著地來個半翻滾,這樣一滾又滾回到最前排,不得不服;他們目如鷹隼,把鏡頭化作眼睛,專向性感Cosplayer的胸脯掃描,乳溝在他們眼中,彷彿成了可以號令江湖的武林秘笈,他們也以拍攝到胸前兩團肉為榮;他們頤指氣使,彷彿一切是應份的,竟可以用近乎命令的口吻吩咐Cosplayer──「望呢邊,笑!」「烏低少少吖!」「跪低影吖!」「踎低影吖!」在這猖狂情況下,3.141592653589793238,那個π還勉強成到形,但原本圍住Cosplayer的半圓,半徑正不斷縮少,鏡頭與胸脯的距離也越來越近。

這個穿藍色比堅尼三角褲的Cosplayer,周六晚應該成為不少專業睇肉家的性幻想對象。

這個穿藍色比堅尼三角褲的Cosplayer,周六晚應該成為不少專業睇肉家的性幻想對象。

面對這群體,我是束手無策的,尤其當我見到跪在我身旁的一個四眼仔,正用一部卡片機瞄準Cosplayer下體,沒說謊,真的在瞄準兩條長腿之間的小夾角。可憐四眼仔的獵物,即那Cosplayer,不知在扮演甚麼角色,下身只穿一條比堅尼三角褲,粉藍色的,超貼身,四眼仔不斷嘗試,希望拍攝到三角位正中央凹入部份的輪廓,投入到不理旁人,埋首翻查相片紀錄,逐張逐張相片放大看,最終是否得償所願,真的拍攝到那印在藍布上的一條罅痕?我不知道,但觀乎他最後笑了笑的淫邪表情,我想他當晚可以心滿意足地打手槍。

多次,明明是我站在有利位置的,但半分鐘過後,我總被這群專業睇肉家擠出核心,輸是輸,輸得毫無還手之力是事實,但幸好我還有一張嘴巴,還不到手,可以還口。話說有一高度只及我胳肢窩的中年漢,四十多歲,滿面油光,揹著一個與他矮小身軀不成比例大的背囊,像隻忍者龜般的從後殺上來,既撞得我歪踏了一步,他那黏在閃光燈頂的白硬卡紙,也擊中我頭,那一下我怒了:「好趕呀?你趕住去死呀?」他撞到人,不道歉,反而說:「咁你遮住我影唔到相吖嘛。」「影唔到相就可以撞人架咩?」我怒目回贈,他只好「挑!」一聲走開。

鹹濕,是男人天性,我是男人,也好色,遇到性感美女也會多望一眼,但目光絕不會如此名目張膽地猥瑣淫穢。這班專業睇肉家,只視數碼相機為另類飛機杯,我很想對他們說:「打少陣飛機得唔得?尊重吓人,尊重吓Cosplay,尊重吓動漫文化好唔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