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主頁, 人物專訪, 專題熱話 — 01/05/2012 at 10:37 pm

黃興豬開心漫畫人

by

你說,興豬真人是否似他筆下人物?

 

如果你是七十後資深漫畫迷,沒理由不認識黃興豬,他的畫風少線條少陰影,不走細膩路線,卻有自己獨特風格,他人是抄不來的,總之望到,你就會叮一聲打從心底裡響起一句說話:「呀,這些畫,一定是興豬畫的。」上月,我就是從《古惑仔》的牛佬專欄裡看到他的插畫,感覺很親切,感覺很「那些年」。

先形容黃興豬自資開設的「123漫畫精品專門店」,店舖在北角某商場一隅,商場九曲十三彎的,要找也不太好找。門口是窄窄的,櫥櫃堆滿林林總總的日本袋裝漫畫,最新一期的薄裝港漫則放在最顯眼位置,方便漫畫迷購買。走入舖內,地方更見淺窄,他已經善用任何可以擱得下東西的地方,腰圍超過四十吋的胖子,入店想轉個身都難。書架有標示了售價的一套套完整舊港漫,掛牆架有各式各樣的漫畫精品,連牆壁也貼滿各漫畫家的親筆畫,很凌亂,但我喜歡。 再形容他本人,待人親切,圓圓的臉孔一派福相,頂著一個中年發福的小肚腩,說話慢條斯理的,每說三句總帶一句笑,無論造型或表情,也似足他筆下那些腰果眼Joker嘴的人物,觀之令人會心微笑,與他說話不會勝讀十年書,卻很舒服。

又是話當年的時候,他詳述入行經過:「我與牛佬及另一筆友一起去找上官小寶,機緣巧合被小寶收為徒。」所謂的機緣巧合,既非機緣也絕不巧合,那個「找」字,是找上門的「找」,「我們直接上小寶家,那年代的連環圖會公開作者地址,我們就跟著地址自己找上門,當時小寶不在家,我們放下自己畫的稿件給鄺太就走了,想不到一下樓就遇到小寶,順理成章表明來意,誰知小寶一句:『想跟隨我?好呀。』就是這麼簡單。」「簡單」二字確實可圈可點,先不簡單在他就此正式入行,把心一橫完全放棄學業,放諸現世,你爹娘肯讓你丟低書本就丟低書本嗎?二不簡單在那年頭人際關係確實純樸,素未謀面摸上門自薦已經夠匪夷所思,還要不用履歷不問背景,上官小寶就收他們為徒,你試試,現在打個電話給玉皇朝,說自己多麼多麼的仰慕黃玉郎,黃玉郎會不會見你?

入行是辛酸的,人工少只有一百五十元,不過興豬有的是天份,加上機緣好,不過個多月已經升做主筆,不用再做執稿撇線等助理工夫,「我算好運,邊做主筆薪金邊跳升,在報紙寫稿,先四格,後六格,之後是短篇故事。」那時,香港只有兩間漫畫公司,黃玉郎的《新報》與《金報》人才需求大,所以經常挖角,興豬也過檔黃玉郎一陣子,之後又回到小寶公司,「報紙日日見報,需求大,而這圈子人又少,所以那家公司好發展就去那家。」到八十年代初,黃玉郎連小寶的公司也合併,香港畫壇正式統一,個個寫畫仔唯黃玉郎馬首是瞻,興豬也不例外,再次過檔後,出過單行本《青山》及其他短篇鬼故事及笑話,當中又以笑話居多。「那時小寶搞了本綜合漫畫《漫畫王》,由大師傅做龍頭,加其他寫畫仔聯手合作,賣了幾廿期成績滑落,最後發展到祈文傑搞《玉郎漫畫》,」興豬說:「寫畫仔全部過檔《玉郎漫畫》,那年代計,這本書質素是超班的,非常好賣,高峰期有過十萬銷量,那時的《龍虎門》有接近廿萬銷量,因為題材新穎,材料充足,有班忠心讀者支持。」

httpvh://youtu.be/_bTD24PXczU

 

就如親筆畫,現實中興豬與福龍感情要好。

魚過塘會肥,興豬試過過塘,肥了,自覺做得出成績,心雄雄,就與馮志明、狄克、劉定堅開 「自由人」漫畫公司,「公司初成立,有很多不如意事,如惹官非、推出的漫畫銷量差,做了幾期《豬嘜漫畫》後,我退居幕後做行政工作,那陣子最賣得的,有老馮的《刀劍笑》,狄克的《愛殺》及《狄克戀曲》。」不得不提《狄克戀曲》,拆解,「狄克」是主筆,「戀曲」是真真正正的紙上戀曲,每期書都用一首流行歌的歌名做書名,如李克勤的歌《一生掛念你》,主角沒記錯應叫白頭醫生,透過主角帶出一個個愛情故事,而每個愛情故事又要與書名相呼應,「題材新穎,八九十年代很多廣東歌,班編劇佬每周想橋段,好OK。」依我看豈止OK,簡即是能人所不能,每周須要的腦汁,應該以噸計。

天下無不散之筵席,「自由人」結業,眾人各散東西, 2006年,他自資開漫畫精品店到現在,低價回收漫畫,高價賣出,就這樣小數怕長計,足以維持他生計,「一開檔就自自然有人問我收不收漫畫,最大問題是入與出不成正比,入十套書不會賣回十套,入貨多過出貨。」直到現在,每期最新的港漫他都摸過上手,「人家在我舖放書,我呀,不是不需用錢買書,只不過付少一點吧,哈哈。」摸上手,但不代表本本都會細看,有些港漫,他只會揭兩揭,「不過甚麼書也好,就算不認真看也會揭揭,始終由細入行到現在,這是興趣,不過我又未致於沒漫畫看就會死的人,算多個娛樂,開心就成了。」他愛看漫畫,但廿七歲的女兒就是不看,明知父親是行內人也不捧場,「可能始終是女仔,不鍾意看。」

漫畫市道差,興豬歸咎於其他資訊與娛樂太豐富、電腦太普及,「以前有甚麼娛樂?不外乎聽歌看電影看漫畫。」現在時世不同了,漫畫是隨時代進步而自然萎靡的產物,「日本漫畫市道也差,不過香港就更更更更差,一,因為本土市場太窄;二,寫來寫去都是武打,以前尚有鬼古愛情笑話,現在書報攤只得單一書種,就是武打,讀者越看越厭,就會放棄。拿出手機更多東西看啦,新一代不看漫畫,做我這行我知,看漫畫的多數是三十幾四十歲的人,好少十幾歲的人看漫畫了,學生哥連看日漫都少。」 確實,現今漫畫家想爭氣也爭不來,因為市場不接納,以前出本綜合漫畫,讀者怎也會捧場十期八期,現在出新書根本沒有人看。「不用二三十年,十年八年後港漫應該會完全萎縮,現在只剩天下與玉皇朝是大公司,市場實在收窄得很厲害,我估五年後小公司會相繼死亡,到時市場窄上加窄,無可救藥。」把漫畫電影化或商品化行不行?「不行,因為是兩個媒體,電影是視覺滿足,如這陣子大熱的《桃姐》,你畫出來也未必有人睇。」

要他評現存漫畫人,他先讚摯友牛佬,「我幫牛佬畫公仔,當然有錢收,他給我字,我就替他配圖。牛佬很會變,起碼到目前為止沒有人夠膽出三日刊,連創作橋段連製作兩日內要起貨,厲害!至於畫面太大格這問題,沒辦法的了,流水作業不畫得大格點不行。三日刊嘛,我想未必賺多了錢,因為人工成本也相對增多,但出版密一點,可以維繫住一班讀者,當然,故事始終要有一定質素。」 「如果現在連邱福龍也站不住腳,這行應該好坎坷,邱福龍不用剃頭,知他書數七成都不足,《鐵將縱橫》的印數我當然知,但知也不會說,他的作品是一級製作,製作班底已經是最強,不下於《天下》。」至於馬榮成與黃玉郎,他兜個圈子這樣評:「馬榮成早早上岸,我問過很多客為甚麼還看《天下》與《龍虎門》,他們說因為已經看了廿年,有品牌效應,買來揭,純粹是情意結。」而他每周認真看的,只有鄭健和《封神紀》,「我欣賞和仔,他夠膽停一停《封神紀》,只為過過手癮出《戰狼與瑪莉》,他說故事手法一流,可惜生不逢時,早十年出道,成就應該不只這樣。肥良呢?則呈半放棄狀態,」我再問他如何看《飆》,他幽我一默,反問:「你說呢?九十年代《武神》是很有料到的,《鬼書王》、《黑豹》、《海虎》也好看,我認為,他一來年紀大無力創作,二來無好畫手幫他,事實上嘛,他也懂畫公仔的,但靚不靚就見仁見智了。至於《天下》,哈,我有揭!但問我故事內容,我可答不上來,這本書,我是投入不到的。」

唯獨這幅崔成安親筆畫,打死興豬也不會賣。

 

香港漫畫星光大道選舉,塵埃落定,他與我看法一樣,不過是個小圈子選舉,「或者因為是網上投票,不以書報攤賣書數作標準,有人瘋狂投票給個別漫畫,不出奇。那些甚麼癲噹、聾貓我不懂,我只認識老一輩的港漫,麥兜我都認識,但那些甚麼貓我真的不懂了。」如果可以自選角色,興豬有甚麼心水?「怎樣也應該有《刀劍笑》的份兒吧?橫刀名劍笑三少所有香港人都識,熱不熱愛始終也有人識,如果阿K都入選,沒理由老馮會落選,或者他不是漫畫協會的人,非我族類吧。唔……志文的《絕代雙驕》和《絕世無雙》也應該有份啦,還有司徒橋劍……不過好難事事完美,選甚麼都好,總有人會不喜歡。」

一二三漫畫精品專門店(3487 5611)

地址:北角英皇道278-288號英皇柏麗大道購物中心35號舖

網址:http://hk.geocities.com/comicshop123

 

親筆畫、砌圖一大堆,興豬:「出得起錢,我統統都賣。」

店舖小小,精品擺滿一角,可用的地方都用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