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主頁, 編輯Blog — 09/06/2013 at 12:00 pm

【編輯Blog】尉遲一:定時開關的機械人

by

工作關係,我長期睡眠不足,平均每日只可以睡五至六小時,在剛過去的周四晚,因著周五例假不用上班,我竟然一睡就是十三個小時,期間只起過一次身,喝了兩口水,小個一次便,吸了半支煙,之後又再擁著枕頭會周公,連夢也沒多發一個半個,也忘記了肚餓為何物,與床鋪完全融成一體,連自己也覺得睡得過份。

望過iPhone,睡醒一刻是下午五時十三分,起身梳洗,下街吃個內容與早餐A午餐B特餐C一模一樣的下午茶餐D,看一看報紙頭版與波經,看夠了結帳,一出茶餐廳門口,噓,原來已經差不多七時,回家換件衫,又得趕住出旺角做訪問。感覺上,這一覺睡了我生命中寶貴的一天,明明人人一日都有廿四小時,但我好像比其他人過少了一日。

明明睡了十三小時,應該精神飽滿,可偏偏在乘地鐵往旺角的途中,我呵欠連連比平日更厲害,眼水瘋狂自眼眶氾濫而出,細胞被慵懶佔據,骨骼為懶蟲所蛀,一句總結就是甚麼也提不起勁,我有點怪責自己:「好了,尉遲一,平時只睡五六小時你也不會如此渴睡,現在睡個雙倍有多,還好意思打呵欠?」到了旺角,與被訪者碰面了,被訪者叫Henry,是個業餘輕黏土藝術家,與他打個招呼握過手後,只需短短一秒鐘,我竟然可以集中精神,有條不紊地問我心目中想問的問題,拍攝我心目中想拍攝的相片,訪問途中一個呵欠也沒打,精神抖擻,還越說越起勁。訪問完畢,送走他後,又只需短短一秒鐘,我眼皮又忽然如鑄了鉛,重重的牽扯著兩頰肌肉,開始瘋狂打起呵欠來,渾身也如洩了氣的皮球,重回做甚麼也提不起勁的頹唐狀態。

為甚麼會這樣呢?因為身體早習慣了營營役役的生活,睡多了,反擾亂了身體時鐘。

大抵九成香港人與我一樣,生活等於無休止的營營役役,疲累了,想睡,但未做好工作,不能睡,硬撐下去,好,終於完成工作了,可以睡,卻睡得不夠,明早強迫自己準時起床,打著呵欠工作,之後又幹到渾身疲累,又想睡,但又未做好工作,所以又不能睡,繼續迫不得已硬撐下去,到可以睡了又睡得不夠。就是如此這般,日復日,月復月,年復年,永無休止循環地過著這種生活,結果是不知不覺間把自己身體調校成一個開關掣,要工作時開,停止工作時關。開完關,關完開,開完再關,關完又開,身體每個細胞也適應了這種定時定候的開關,人活得就像個行屍走肉的機械人,所以失驚無神一睡睡了十三個小時,身體反而適應不了,因為違反了機械人的已有作息模式。明明是吃喝拉睡的正常人,卻不似在做人,這情況其實是很可怕的。

何諾賢君,你推介我看天航的小說,我真的很想看,但暫時真的沒時間看;很想做回一個有血有肉的人,不被工作左右,但暫時真的做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