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編輯Blog — 24/03/2013 at 7:25 pm

【編輯Blog】尉遲一:請別唱死《三人行》

by

經典代表永恒、唯一,有些東西注定後無來者,沒有青出於藍這回事,李小龍在《唐山大兄》裡的李三腳是經典,那管你踢到四五六七八腳,也難望人家項背;鄭伊健的陳浩南是經典,羅仲謙扮陳浩南也是經典,不過是經典笑話。同理,林子祥、劉天蘭與黃詩詩合唱的《三人行》是經典歌,等閒人是不應該翻唱的,你開演唱會唱人家的歌向人家致敬,勉強說得過去,但請別翻唱人家的歌的同時再煞有介事地收錄在自己的大碟裡,翻唱已經不該,還要改編,把好好一首歌唱到鬼五馬六甩皮甩骨人不似人鬼不似鬼歌不似歌,羅力威你究竟在幹甚麼?

很多人讚羅力威唱歌動聽,動聽與否很主觀,你說好,我卻說不好,我只知道他與容祖兒合唱的《雙子情歌》很難聽,假音唱到不似男聲,容祖兒一把女兒家的聲線比他還要洪亮。古巨基也唱假音,但感覺就是沒他唱得那麼娘娘腔。Beyond黃家駒說過:「香港只有娛樂圈,沒有樂壇。」羅力威透過《亞洲星光大道》入行,總算掛到個「唱作人」的銜頭,好應該安份守己自唱自作的歌曲,有時間就上電視台參加遊戲節目谷谷人氣,再有時間就客串電影撈三兩個出鏡機會,又或當當某牌子的代言人,要紅,跟住這些娛樂圈的僭規則走就好了,好端端的為甚麼要翻唱《三人行》?

原版《三人行》,三個人唱,唱出三個人生階段裡的無盡孤獨。

黃詩詩唱:「童年時逢開窗,便會望見會飛大象,但你罵為何我這樣失常,而旁人仍癡癡,話我現已太深近視,但我任人胡說,只是堅持。飛象兒共我,常在那天上漫遊,要用笑造個大門口,打開天上月球,齊話聲,漫長漫長路間,我伴我閒談,漫長漫長夜晚,從未覺是冷。」小朋友找不到好友,只好與月球對話,與自己幻想出來的飛象做朋友,這樣寂寞的童年生活,誰願意過?

劉天蘭唱:「年齡如流水般,驟已十八與星做伴,沒有別人來我心內敲門,而旁人從不知,亦懶靜聽我心內事,但我現能尋到解悶鎖匙。星與月兒共我,常在晚空內漫遊,笑著喊著結伴攜手,空中觀望地球,齊話聲,漫長漫長路間,我伴我閒談,漫長漫長夜晚,從未覺是冷。」十八歲了,成年人了,還找不到一個可以促膝長談的真心朋友,心裡的秘密,繼續只可向星星和月亮傾訴。

林子祥唱:「從前傻頭小子,現已大個更深近視,但已練成能往心內奔馳,而旁人仍不歡,罵我自滿以心做伴,但我任人胡說,只是旁觀。心就如密友,長路裡相伴漫遊,聽著我在說樂和憂,分擔心內石頭,齊話聲,漫長漫長路間,我伴我閒談,漫長漫長夜晚,從未覺是冷。」老了,終於找到密友了,不過密友卻只是自己的心,自己與自己做朋友,是多麼可憐的一件事。

三個人,三把聲,沒有刻意唱到淒淒涼涼,但你越聽會越覺得可憐。

羅力威改編的《三人行》呢?多了很多無謂的樂器聲,破壞了歌曲的孤獨氛圍;唱時不知何故刻意拖長音節,嚴重打斷了歌曲的脊骨,削弱整首歌的故事性;還有那些聽到人雞皮疙瘩的假音,既唱不出黃詩詩的天真,也唱不出劉天蘭的無可奈何,更唱不出林子祥的感懷身世,那唱來幹甚麼。

世界有這麼多歌,為何偏要改編《三人行》?

唱死一首經典歌,何苦呢?

 

林子祥、劉天蘭、黃詩詩原版:

羅力威翻唱改編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