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編輯Blog — 03/03/2013 at 12:00 pm

【編輯Blog】尉遲一:低俗有理

by

藝發局好搞不搞,搞「ADC藝評獎」卻搞了個大頭佛,賈選凝憑一篇〈從《低俗喜劇》透視港產片的焦慮〉奪冠,引發軒然大波。先不論賈選凝與藝發局藝評組主席林沛理曾否用同一筆名在《信報》撰文,也不論賈選凝曾否交稿給《亞洲周刊》總編輯邱立本,更不論林沛理與邱立本兩位評審又有否公器私用明益自己人、希望人為地捧出一顆文藝新星,這些統統都不到我們管,反正但凡選舉,都總有人說造馬,值得談論的,反而是這篇文章的論點。

賈選凝批評《低俗喜劇》低俗,這幼稚到近乎缺乏成年人應有的邏輯。導演彭浩翔一開始就在戲裡說明:「各位觀眾請注意,本片經影視處審定為『低俗』喜劇,內容充滿不雅用語、成人題材、政治不正確、歧視及色情性描寫,因此,本片被編定為比『家長指引』類別更高一級的『家長指責』類別,觀眾如未能接受以上題材,我們將提供十秒緩衝時間,讓大家立即離開戲院。」看到了嗎?導演開宗明義向屏幕下排排坐的觀眾們說明,《低俗喜劇》是十足的低俗並以低俗自居,全片九十三分鐘,一分鐘也不打算向觀眾灌輸甚麼做人大道理中道德,同時也明言這只不過是一套喜劇,只希望觀眾付錢買九十三分鐘的開心,看完會笑,笑完就走,走得開懷。人家一沒有扮高尚,二已經自認低俗,賈選凝卻還批評人家低俗,情況即等同批評:「這套三級片為甚麼會有女角裸露乳房?」、「這杯雪糕為甚麼這麼凍?」、「這顆糖果為甚麼是甜的?」看三級片看不到女角的乳房還算三級片?雪糕不凍還算雪糕?糖果不甜難道是苦的?這不只是為批評而惡意批評,連本身的邏輯也出現問題。

《低俗喜劇》有貶低大陸人和挑起中港矛盾的地方嗎?大抵賈選凝看得港產片少,暴龍哥這黑社會大哥角色才會觸動到她的敏感神經,暴龍哥威迫監制杜章惠與雷永成與騾子性交一幕,我只看到一系列用粗口串起來的笑點,完全看不到有甚麼詆譭大陸人的成份,記憶中戲裡雷永成還自稱「港燦」,這樣看,簡直是往大陸人臉上貼金了,又何來貶低之意?若說粗口的電影就等於低俗電影,這就看你怎樣看了,幾日前我才翻看過《殺出個黎明》,主角佐治古尼三句對白有兩句半都夾雜著粗口,難道《殺出個黎明》也是一套俗不可耐的電影?人家可一向被奉為有深度的Cult片之霸。

香港人看電影從來都是開開心心的,因為香港人DNA裡有幽默和欣賞幽默的因子,最重要是香港人很簡單,只視電影為一種娛樂,娛樂嘛,當然要引到觀眾笑,所以王晶的《精裝追女仔》系列可以長拍長有、周星馳的無厘頭文化可以歷久不衰,屎尿屁、鹹濕麻甩、玩食字、玩諧音、玩影射、玩無厘頭,這些賈選凝認為難登大雅之堂的元素,我們偏偏最受落。整篇文章,賈選凝只說對了這部份:「本土創作者與觀眾早已視低俗為理所當然,甚至理直氣壯地將其美化為香港特色。」視低俗為理所當然根本並無不妥,看低俗電影不打緊,做人不低俗就可以了;美化為香港特色一說更用不著說,香港人看香港人拍的香港片,從來沒有焦慮,正正因為電影有香港特色。 彭浩翔反過來批評賈選凝的得獎作根本不是一篇影評,言重了,依我看,這只不過是一則好發議論但又內容空洞只求譁眾取寵的討論區式帖子,頂盡句子通順沒錯別字罷了,根本不值得奪甚麼獎。還是杜文澤說得好,甚麼人看就有甚麼樣的感受,蒙娜麗莎的微笑,你看可以是微笑,我看可以是恥笑,他看可以是苦笑,而蒙娜麗莎本身呢?學杜文澤話齋:「理鳩你呀!」

這五萬元獎金,賈選凝請你袋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