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主頁, 人物專訪, 專題熱話 — 10/04/2012 at 11:59 am

甘小文:以前我畫四方果,畫到自己都笑!

by

甘小文的工作室在某葵芳工廠大廈,門口散滿一地宣傳單張,書櫃歪歪斜斜擠滿封塵的書,梳化擱著過期報紙,工作檯上疊起的殘舊港漫有磚頭般高,一派不修邊幅的凌亂,中對了我心目中漫畫主筆工作室的模樣。

 

筆風簡單的甘小文,接近十年了,未老過。

 

「喂,是你?你肥了很多呀。」哈,七八年前我訪問過甘小文,想不到還記得我,我下意識答:「你卻甚麼也沒變,樣子沒老過。」「我寫搞笑漫畫嘛。」對,畫得出《至Goal無敵》的人,可以啜核地把兵工廠與銀河艦隊改成「阿癲佬」與「皇家馬嗲利」的人,當然有顆童真未泯的心,笑能延緩衰老,看來是真的。 「為甚麼公仔一定要畫到靚一靚?我喜歡搞笑,我喜歡用簡單線條。」現在他沒有再出漫畫,改替《蘋果日報》等報章雜誌畫四格漫畫,又曾與香港賽馬會、國美電器和生力啤等合作,有穩定收入來源,「做甚麼都應該有段落,莫說《至Goal無敵》,我連《太公報》也不想再提,時代是要進步的。」他知我難忘黑鬼德、四方果、哨牙珍等經典角色,更難忘「柑蕉桔梨碌柚」等食字語句,即席揮毫他那獨步天下的火柴人公仔,前後不過兩分鐘,簡單數筆,過去看《玉郎漫畫》的快樂時光彷彿重現眼前。

 

看書,取靈感,新書尚在構思中,我萬分期待。

 

httpvh://youtu.be/7UBensgugUM

 

我說我憂慮過多二三十年,港產漫畫會成為歷史,他認同,也慨嘆青黃不接,沒新人肯入行,舊人卻在固步自封,不斷食老本,「舊人不肯改變,因為已經有個成功模式,」他揭揭剛出版的《天子傳奇8蒼天霸皇》創刊號說:「黃玉郎的漫畫充滿邱福龍味,好精細,太花巧;肥良的畫大大格,也有他自己的特色;司徒劍橋的《九龍城寨2》,很多女孩子也會看;牛佬也蠻厲害的,出三日刊,即是一天半就要做好一期書,又夠膽弄死一眾主要角色,只剩下陳浩南與大飛。」《天下》呢?「我還有買的,不過只是揭兩揭囉,反而我看好《封神紀》,看好鄭健和。」八九十年總是最好的,剛剛的香港漫畫星光大道的入選名單,他的哨牙珍一角也入圍,「可惜沒我打手印的份兒,你知啦,打手印是很威威的,嘻嘻,有得打,我連腳印也想打。」雖然嬉皮笑臉,但看得出他對漫畫的熱誠沒減退過,「有很多同行只懂自怨自艾,那沒用的,我是不會氣餒的。」昔日主筆對著四幅牆畫畫畫就可畫出彩虹,現在再沒這支歌仔唱,「不能再自我封閉了,看多點書吧,留意世界如何發展,留心多點時事,看多點小說和歷史書籍,對我而言,也提供了很多四格漫畫的題材。」至於網上盜版漫畫,他則秉持開放態度,因為反正禁也禁不到,「就當多一個渠道宣傳自己吧,我的書從未在大陸出版,但有次回大陸買書,居然有人認出我,和我打招呼。」 最後,我替所有甘小文擁躉問:「會不會再出漫畫?會不會再畫《太公報》?重畫四方果?」甘小文答得斬釘截鐵:「書,我一定會再出,現尚在構思中,但我一定不會再畫四方果了,因為已經畫到畫無可再畫,當自己都畫到不懂笑,那讀者又怎會笑得出?以前我畫四方果,畫到自己都會笑的,嘻嘻。」這兩聲「嘻嘻」,真動聽。

 

神奇小馬尾巴治奧,在甘小文筆下變成「蛋治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