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編輯Blog — 09/04/2012 at 1:39 am

草稿變封面,服未?

by

何謂美與醜,這是很個人的,甲之熊掌乙之砒霜,我認為這是美,你認為這是醜,論一本港漫畫功如何,因各人有不同標準,硬要討論沒意思,因為根本沒結論。但美與醜,卻是相對的,既是相對,即暗示可以用來也應該用來互相比較,你搖頭皺眉批評甲的畫醜若三歲孩童的稚拙手筆,或許只因甲的畫美不過別人,本身其實並不太醜;換個視點,你一臉佩服盛讚乙的畫精雕細琢,也或許只因乙的畫醜不過別人,本身其實並不太美。美醜中間的差距不能量化,但差距在每個港漫迷心目中,應有一個公正客觀的標準,問十個打十個,邱福龍的畫總美過溫日良的畫吧,這是沒有爭拗餘地的。

 

《鐵將縱橫》第三期草圖封面版

偏偏有人就是喜歡每事爭拗──話說永遠戒買不戒看的同事甲,手執我買的《鐵將縱橫》說:「哼,邱福龍的畫功也不過爾爾吧,也不明白為何總把他捧得天般高。」邱福龍可是我的偶像,我不忿,拿出同樣是我買的溫日良《飆》說:「他畫功不美,難度肥良的長方形人物面相美?你自己揭揭看,比一比。」他揭兩揭,瞳孔直往眼框上吊:「赫!這只是你接受能力低而已。」「赫!那你接受能力實在太高。」「赫!當然高過你。」「赫!高過我不代表甚麼,只代表你要求低而已。」「赫!這是你偏激。」「赫!」「……」本來他還想與我赫來赫去的,直至我指著第三期《鐵將縱橫》的封面說:「人家邱福龍夠膽用草圖做一期書的封面,可以大大隻字寫著『草圖封面版』,你估肥良他敢不敢?他的草圖除了他的助理明瞭外,我想根本見不得人。」他終於啞口無言。先要說,我不是對溫日良不敬,但他的賣點只是創作點子與說故事能力,畫功從來不是他強項,經典《海虎I》我固然有看,連《赤柱飯堂》這走偏鋒的作品我也拿過上手,但你能接受他戲稱聲稱自稱因人手不足,所以創出「肥良影印道」這終極殺著嗎?影印舊稿,稍稍修飾輪廓或重新配過頭髮顏色就當新人物,還自嘲「善用公司資源」,這樣子,你能捂著良心說他的畫美嗎?連他自己也在第二期《飆》裡的「肥良專欄」也說:「至於公仔方面,請給我時間,我會繼續努力。尤其女人頭方面(似鬼多過似人),我會比更多心機和找些更多可以見人的技巧。」

 

溫日良的《飆》,畫功是挺重口味的。

邱福龍就是邱福龍,他的畫功在行內是公認數一數二的,在我心目中更是無可取替的第一。只有他,才可以在動漫節出售自己的草圖,而漫畫迷也真的當他的草圖是寶,今次更厲害,直接用草圖當封面,起幾條簡單鉛筆線,充滿霸氣的赤殺王已經活靈活現;撇兩三抹色彩,絕招「霹靂雷霆震霪霧」的起手式已經躍然紙上,這份寫畫功力,我想很難與一個「醜」字沾上邊吧。 還有,我想說,《飆》我還是有買。 我是接受到溫日良的。

 

溫日良作品的畫風特色,就是近乎長方形的起角面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