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編輯Blog — 05/04/2012 at 2:05 am

[尉遲一’s blog] 嘆屎

by

         港漫於我,已經等同於水和空氣,每早上班下樓,第一件事就是竄入書報攤買最新一期出版的港漫,再然後乘地鐵,聚精會神揭呀揭,看呀看,靈魂才在這程車裡慢慢飄回軀殼,所以很難想像有朝一日再沒港漫,我的生活會變成怎樣。 聲聲入耳,可惜統統左耳膜鑽飶,右耳膜飄出,就是老媽經常一句:「日買夜買,儲起買公仔書的錢,你可以買樓交首期了。」先不說為何老一輩總稱香港薄裝漫畫為「公仔書」而不稱「連環圖」,只想說就算我儲起廿年來花費在港漫的金錢,在現今人人替李嘉誠打工的日子,莫說供首期,就連一個號稱豪宅實情只得四百呎的單位的一隻窗也買不起。好,就屈指數數,爛癮的我每周看《古惑仔》三日刊共兩本、《耀武揚威》、《火紅年代黑骨棠》、《鐵將縱橫》、《天子傳奇8蒼天霸王》、《春秋戰雄》與《九龍城寨II》,除最末兩本有豬朋狗友分擔可以戒買不戒看外,其他都是我真金白銀掏腰包買的,每周數簿很易計,每本十五元,每周買六本,每周花九十大元,以三T每注十元計,即是說,我每周就失掉了九個一夜發大達的機會,連朝見口晚見面的書報攤阿姐都說:「你都幾捨得買公仔書呀。」阿姐年約五十歲,一樣稱呼港漫為「公仔書」。

         一本漫畫,能帶給我多少娛樂呢?多少,這很個人的,不能量化,但說到次數,我卻一定有賺,因為每一本港漫我必看三次。第一次,如上述,是有實際用途的,是生理性的,是用來回魂的,性質一如在女人雙峰撒泡精後抽支事後煙,抽完了等於看完了,看完了人也才可以抖擻精神展開一天煩悶的工作;第二次,通常是兩三日後,臨睡前,在昏黃床頭燈下,打著呵欠重新翻閱,看完,就隨手掟在床,變成了睡床的一部份,也總換來枕邊人的謾罵:「再不放好你的公仔書,我會替你丟入垃圾桶。」第三次,通常在每周的周六或周日,我會捎起該星期買的七八本港漫,全部拎入洗手間,然後坐上馬桶,邊釋放體內廢物邊抽煙邊看,明明完事了,但卻不自覺地煙駁煙,非要把那七八本港漫連信箱專欄廣告徹頭徹尾看多一次不可。過了那個周六或周日的夜晚,那周的漫畫才算完成那周的任務,之後發放餘暉,給老媽信手拈來墊煲底,再之後坐垃圾車上路,送往垃圾焚化爐,再再之後被烈火一吻,化作輕煙,化回粒子。

         霸佔洗手間的至少三十分鐘內,我的精神是可以完全放鬆的,惟一令我情緒變回繃緊者,是老媽那抱怨聲,撞著她要用洗手間,總會聽到她說:「好心你,要看就出來看吧,別再嘆屎了。」好一句嘆屎,你會不會嘆?

文:尉遲一

 

煲煙看港漫嘆屎,你懂不懂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