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主頁, 人物專訪, 專題熱話 — 24/08/2012 at 1:36 pm

上官小強:壽星仔之父入行四十年

by

不用五分鐘,小強即時畫好壽星仔畫板,這就是工多藝熟了。

上官小強,原名陳國賢,愛戴賊仔帽示人,說話陰聲細氣,文質彬彬,這個「夀星子之父」不經不覺入行四十載,已過耳順之年,人還是那麼風趣鬼馬,絲毫不覺老態,與這個老人家做訪問,談漫畫界往事佚事舊聞傳聞,全程是笑聲。
先搞清楚人物關係圖,上官小強、小威、小龍與小寶是不是兄弟?「小威與小寶才是兄弟,我只是替他們工作。他們出名嘛,人紅嘛,所以才跟他們改同一系列的筆名,這樣會好一點,可以帶挈帶挈。」原來純粹叨光,他《壽星仔》之前的其他作品,則用「陳小強」、「凌霄」和「狄龍」等等為筆名。
入行原因,原來是完全被迫的,話說他父親陳益明是當年出版連環圖和卡通的翹楚,曾出版《黑蝙蝠》、《財叔》等等,「想當年,我老頭子差不多壟斷整個香港連環圖市場,一單車一單車地發書,錢日日收。」後出版公司遭人挖角,加上父親錯信兄弟,被人騙盡貨財,出版生意自此沒落,直接令十歲多一點的上官小強不得不放低書本,輟學工作,跟上官小龍學寫字畫實景,踏上漫畫之路。「未有《壽星仔》前,我甚麼都畫,畫過科幻、搞笑,根本未摸清自己路向。」七十年代,上官小寶是漫畫界一哥,出版報紙又出書,上官小強在他出版的《73漫畫》客串寫散稿,就在那時創作了壽星仔這角色,「之後《壽星仔》正式獨立出書,誰知一出就大受歡迎,可能那年代的漫畫全白話化,我則口語化,讀者覺得很新鮮、很有趣,以前的漫畫文縐縐的,只用『的的嗎嗎』,我用口語,讀者來信讚,就這樣搞起了《壽星仔》,比起黃玉郎那時推出的甚麼《小傻仙》、《小醉仙》這類古裝搞笑漫畫,我的作品比較時代感重。」

小強愛以賊仔帽示人,看上去,人也年輕十年八年。

《73漫畫》在1973年登場,屈指一算,即壽星仔也誕生了四十年。「初初入行純粹為生計,沒想過當終生職業,不似現在的青輕人般,一入行就說要當馬榮成,我那時預計做四五年就走,根本沒想過自己會紅起來。」《壽星仔》第一個特色是故事惹笑,主角阿壽永遠九歲半,說話無厘頭,「我不會讓阿壽長大,九歲半才得得意意嘛。」而幾乎每個故事,都是由強記搞搞震開始,圍繞幾個主要角色彭蛇、火麻仁、和尚仔和珠女發生,笑得人合不攏嘴。甘小文說過,搞笑畫漫是最難寫的,上官小強感同身受:「寫得太久,也有想不到橋段的時候,所以我加入電影元素,即最近興甚麼戲,我就改一改,改電影故事為自己的搞笑故事。其實嘛,我的故事只是一般,重複橋段也試過,曾經有助理向我說:『小強,這段對白你寫過了。』哈哈,我承認當時自己有點精神錯亂。」連對白也可以重複,可想而知製作搞笑漫畫有幾難。
第二個特色是粗口滿天飛,「現在《古惑仔》甚麼粗口都可以出,但當年社會風氣不同,我本《壽星仔》不太入到屋。」1975年,他正式過檔黃玉郎的「玉郎機構」,《壽星仔》受歡迎程度與日俱增,「黃生也叫我不要寫太多粗口,別用太多『仆街』這類字眼,驚被人吠,怕父母們一見粗口就罵個狗血淋頭,其實我自己覺得不太俗,小文更俗啦,他甚麼都夠膽寫,屎尿屁都玩,如何惹笑得來要粗俗,要拿捏得好準確。」第三個特色是對白特多,「《壽星仔》的惹笑其實全靠對白,《壽星仔》不似武俠漫畫,寫一期好笑,未必期期好笑,打鬥漫畫不同,打幾廿期可以,打夠一年都無人投訴。我的《壽星仔》,只可以幾期一個段落,就是這樣不斷的做做做,終於做到成績來,以後人們一提《壽星仔》,就知道是搞笑漫畫,知道有我上官小強這個人存在。」

脫離漫畫界改行賣卡,小強坦言:「總算能夠找到餐吃的。」

繪畫漫畫是上官小強人生第一份工作,那寫畫技巧是如何磨練出來?「我跟那時最出色的漫畫家潘飛鷹學畫,他專畫古裝武俠,我是左撇子,畫東西歪口歪面的,只好慢慢學。潘飛鷹很懶的,畫了主角就向我說:『後面的人,你畫吧。』我就畫主角後面的歹角,之後左抄右抄鬼佬漫畫和日本漫畫,初初我根本不懂畫漫畫,畫質靚不過現在的同人誌,純靠橋段與編故事取勝。」
不過話說回來,故事其實是一本漫畫的靈魂,重要性應數第一,上官小強同意:「有些人只懂畫頭,不懂編故事,其實這是很蝕底的。你看肥良,他編故事一流,但他畫功很拙劣,但故事成功就可以成功!很多日本漫畫也畫得很醜樣,但人家故事好,你吹佢唔脹。」玉郎旗下報紙《金報》是他的練功平台,因為報紙日日出,他就得日日畫、日日想橋段,越做就越駕輕就熟。「初初只畫一版,黃生見我畫得好,所以就畫夠兩版,想橋段好辛苦好辛苦,有時連購圖都無,只靠對白引人發笑,不過有錢賺嘛,我要賺錢生活嘛,沒辦法。」

《壽星仔》讓他成名,1989年,他自立山頭成立「小強出版社」,出版《小強畫集》,「這是本綜合漫畫,那時找人幫手,個個寫畫仔都樂於供稿,因為他們無門路出稿,例如馬榮成有一套舊稿《醉拳》,他自己做封面,畫得不錯,但無門路出稿,我就將之作為《小強畫集》的第一炮,他很幫得手;之後是福龍,他屬玉郎的御林軍,專畫封面,交給我的稿落色極高質素,畫的機械人造型是無可挑剔的,他有天份,他交稿來我就登;再之後有羅永康、牛佬,他們間中也交稿過來,還有朱祖兒。」
《小強畫集》銷量極好,因當年未有這類雜錦式綜合漫畫,市場亦未有《玉郎漫畫》,「之後李志清、黃興豬、迪克、徐大寶,很多很多人,多到我都記不起了,所有寫畫仔都樂於供稿給我,因為他們在玉郎機構只可做助理工作,做七八年都是助理,畫刀的永遠畫刀,填頭髮的永遠填頭髮,接觸不到其他瓣數。他們一有稿就交,不計較金錢,不過我都會計工錢給他們,雖然奀了點,哈哈!」多得《小強畫集》這約每月一期的不定期刊,儲夠稿量才出版,實是孕育香港漫畫家的搖籃。
出版《小強畫集》的同時,上官小強同時兼顧《壽星仔》,去到五百多期,《壽星仔》正式壽終正寢,「銷量差,只剩七八千書數,那時萬多元分色一套書,印刷又貴,我又要養一班助理,股東又不生性,他們以前是玉郎員工,現在跑出來創業又不夠拼命,懶懶閒的。主筆又是煩,一時說要分錢,一時說要先給錢才寫稿,有時我付了錢給某主筆,叫他做封面,他玩幾日才回來上班,唉,心淡了!最後連最得力的小文也給挖角走了,惟有散檔摺書。」退出漫畫界後,他機緣巧在信和中心租到一間舖,「試試搞生意,租了信和,初頭原本賣書,但不成,後來想到反正自己玩卡,所以又轉做賣卡,又後來我認識了批發,越搞越大,就這樣做了這間舖二十年了。」

壽星仔一手捧起自己,店舖也換作「壽星專門店」。

邱福龍《鐵將縱橫》由頭到尾都看得人津津有味,內文故事與精湛畫功是一絕,而上官小強撰文的〈上官公子專欄〉,好看程度也不下於書末的〈福龍周記〉,因為內容大爆昔日漫畫界不為人知的點點滴滴。
專欄裡,上官小強曾大爆張萬有當年糗事,「唉吔!這陣子我重遇了萬有,說起來都有點尷尬,不過這是事實嘛,當年他駕電單車,人又囂張扮高層,記得我們寫畫部加人工,他還走入黃生房叫不要加,好像自己是股東一樣,老實,之前與他共事,大家不是很夾,當然現在事過境遷,沒事了。」先回顧糗事內容,話說張萬有主動向眾人展示工作證,上官小強認不出相中人是他,大喊醜樣,「其他同事即時起哄,都嗌:『醜樣!樣衰!』個個同事都在笑,不是嗎?你拿出來就預了被人指指點點,誰知他真的發怒,面皮薄扮正經,正經就別拿工作證讓人看啦。」
原來,輸賭風氣在玉郎機構很盛行,而輸賭內容更是拍案叫絕,上官小強:「記得有人提議輸賭能否一次過屙一公升尿,成班同事一齊輸賭,連祈文傑都有份賭,做分色的濛眼佬負責屙,難得他又肯陪我們一齊癲。我們在廁所看著他如廁,他一味忍,由朝忍到夜晚,最後真的屙到一公升,不過我卻記不起自己買贏定輸了。」玩完尿,還玩屎,「這次是輸賭誰敢用手拎屎,賭注幾百元,結果真的有人敢,周勝真的親手拎起一坨屎,當年玉郎機構很大,多同事,很好玩,我不在《鐵將縱橫》裡說,是因為不想在專欄裡講屎尿屁,哈哈哈哈。」
又原來,馮志明是好打得之人:「牛佬經常在後巷和後樓梯與人閒聊,討論誰誰誰好打,老馮剛剛才向我說,原來當年有個保安員學過跆拳道,牙斬斬,竟撩老馮打架,結果當然是老馮打贏了,他大俠來的,有台型,好打得,那年頭李小龍熱,人人爭扮李小龍。如何打倒保安員,我沒親眼見,因為我不懂打,只好聽。」與老闆黃玉郎幕幕往事,也是上官小強永不磨滅的回憶,「有時會在電梯口與他說兩句,他始終是老闆嘛,不敢玩得太過火,到祈文傑升做經理,事事都要經過他,與黃生的接觸就更少了。祈文傑要我們叫他做『祈生』,我們不得不叫啦,因為他是三劍俠,我們是普通主筆仔。早期呢,還可以捉黃生飲茶,他又肯贊助T恤,想那期那期送T恤或模型,他二話不說簽卡結帳,一多了這個祈生,與黃生見面就少了,慢慢就變成純老闆與下屬的關係。」
他很佩服馬榮成,佩服馬榮成的勤力,「他廿四小時坐下來畫畫畫,我就懶了,經常下午五時多一改完稿就即走,他勤力,應份賺到錢,因為他肯全情投入自己事業。他與我現在都算朋友,他沒有發了達不認人,《風流》訪問完小威,說想訪問我,上次吃飯都有聊起之前工作點滴,不會沒話說,如果談車談樓,就沒有我的份兒了。」他也很佩服甘小文,佩服甘小文的「勇氣」,「他竟說要出一本正經漫畫,叫我一定要在《小強畫集》出他的甚麼《地底飛龍》,說內容類似日本的《漂流教室》,想殺出條血路云云。我說不,因為他真的力有不逮,他手畫,怎畫到正經東西?搞笑就是搞笑,畫正經東西就是自尋死路。聽到我這樣說,他默不作聲,我說:『你不成的,你的畫,一看就無人鍾意,人家就是喜歡看你的古靈精怪東西。』情況正如叫我寫打鬥漫畫,別講笑,自己知自己事。」

httpvh://youtu.be/EzGSwETQ2bQ

柴九說過:「人生有幾多個十年?」何況四十年?上官小強準備推出《上官小強四十周年紀念特刊》,以作為自己在漫畫界的里程碑之作。「初初只想過出本四格漫畫,後來想到原來自己已經人行四十年,不如搞大佢!單是封面我就得找齊人幫手,馬Sir、福龍等人全部都有份畫封面,不過他們不會畫壽星仔,只會畫自己的東西。」封面很有特色,參考他最愛樂隊Beatles的一張唱片《Sergeant Pepper Lonely Heart Club Band》為藍本,「封面概念一如這張唱片,『神勇三膠龍』阿壽、強記和彭蛇站在最前排,其他人的畫就畫在他們身後,我不想他們各有各的畫,然後胡亂Key入封面,我親自摸上門,看住他們在封面上親手畫畫畫,所以很花時間。」誰仗義出手?「王澤已經婉拒,福龍第一個先畫,他最落力,還有林祥焜等等,至於特刊內容,會重出《73漫畫》的故事、歷年封面等等,多數是懷緬過去一類的東西,又或者會找四十人畫四十幅畫板,一次過給讀者看。沒想過賺錢,沒甚麼好怕,幾時出版未定,大概會在出年書展檔期。」出年,我一定買這本紀念特刊,向他致敬。

Beatles唱片《Sergeant Pepper Lonely Heart Club Band》,《上官小強四十周年紀念特刊》封面會以此作藍本,阿壽、強記、彭蛇等主角,會取代Beatles四子位置,後加各漫畫家的親筆畫。

與小強談話很舒服,他就是那種熱情得來又不慍不火的人,說白點,即是吹水良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