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主頁, 編輯Blog — 30/03/2014 at 9:12 pm

【編輯Blog】尉遲一:笑你on9又驚你嬲!

by

1796802_680604441997146_724450169_o

讀過聖賢書,我知道用粗言穢語罵人是不對的,但世界就是太多不幸事,而我尤其不幸,竟不幸地在Youtube聽到這首由甚麼新晉年輕組合Faith主唱的《Stop Peeping》,那刻我呆了,咬著香煙的兩片嘴唇就如陽具般化作不隨意肌,望到女人搔首弄姿露乳溝,陽具會不由自主地勃起;望到這三個皮黃骨瘦營養不良的少年在鏡頭前裝酷耍帥,嘴唇會不由自主地環起成一個圈圈,香煙還未落地,發自內心的粗話已第一時間爆出:「笑你on9又驚你嬲!」

傻的嗎?韓風,並不是這樣趕的。

這三個剛踏入青春期的少男,被唱片公司胡亂推出來獻世,是很可悲的。

講樣貌,他們沒樣貌,很多網民揶揄他們醜,我厚道點,不認為他們醜,但學人家把一張臉弄得比A4紙還要白,就屬獻醜,就屬不知醜。撲粉嘛,無疑能把青春痘好好遮蓋,但也撲出了一張半死不活的臉,不禁令人懷疑他們晚晚自瀆,掏虛了身子,所以弄得面無四兩肉的下場。腦殼頂那三千煩惱絲,要不染成啡毛,要不就故意剪得左崩一塊右缺一截,再不就來個依著倒轉飯碗邊沿修剪的齊陰頭,三尖八角鬼五馬六,人不似人鬼不似鬼,何苦呢?最要命是畫眼線修雙眉塗口紅,在自以為有表情其實木無表情的不知稱不稱得上表情的襯托下,更顯陰陽難分,雌雄莫辯。我想,古龍筆下《絕代雙驕》裡十大惡人之一的「半男不女」屠嬌嬌,應該就是這模樣了。

講歌藝,就更加是得啖笑,然後呱呱叫。我承認我普通話很爛,講固然不成,聽也只半桶水程度,但自信一首用普通話唱的歌難懂極有限,如何水皮也總能聽到一句半句歌詞吧?但,可惜,對不起,這首《Stop Peeping》,若遮去字幕,我是一句歌詞也聽不到的,難為他們還敢Rap,連字都未讀清楚、發音都未精準,還好意思饒舌?這不叫饒舌,叫舌頭打結。

講形象,他們也沒形象,更遑論甚麼星味,如此這般的稚嫩少男,平凡得無可再平凡,份屬陳奕迅《浮誇》提及過的「那年十八,母校舞會,站著如嘍囉」一類,走在彌敦道,一個招牌跌下來,也可以砸死十個八個一模一樣的。

不是刻薄,只是實說實話,這隊為網民提供無限笑料的Faith根本不能稱為組合,他們根本未有資格沾娛樂圈的邊,他們只是三為一體一放學就趕往加州紅唱卡啦OK的小伙子,還要專揀學生優惠時段光顧,還要為選擇特惠下午茶餐餐牌上那個小吃煩惱,還自我陶醉地以為自己唱得很好很好。

HiuYong、Wave、Sky,知不知「醜」字怎樣寫?好,驚你們執筆忘字,我教你,倉頡碼是「一田竹戈」,請好好記住了。也請別繼續淘氣了,卡拉OK可以繼續唱,但別再發明星夢好不好?聽話的,吃完脆炸雞翼喝完雜果賓治,就應該為前途著想,乖乖放下米高峰,重新做個勤力讀書好孩子好不好?喂!你們考了DSE未?